鹏博士“自救”:26年上市公司如何转身


“回头看,崎岖坎坷;向前看,永不言弃。”9月15日,鹏博士总裁崔航有感而发,他转载了一篇与华为有关的文章,回想自己的经历说,“没有伤痕累累,哪来皮糙肉厚。”

之前几个月,鹏博士刚刚度过了至暗时刻。出售旗下主营业务长城宽带,两只债券进入回售期,鹏博士被看空,股价下跌,有人分析鹏博士会一蹶不振。6月,鹏博士通过定增解决了债务危机。9月22日,鹏博士与阿里云签约,双方合作推出云网融合产品,主要向中小企业提供上云服务。崔航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,这是一个还在蓝海期的市场,鹏博士有积累20年的20万中小企业客户资源,他准备大干一场。

从1985年成立,1994年上市,鹏博士几度转身。2009年鹏博士进入IDC领域,在业内曾有“第四大电信运营商”之称。2017年,宽带业务下滑。2020年,鹏博士再次转型为云网服务商。

今年疫情期间,鹏博士与上海电信签署合作协议,在廊坊等地运营大数据中心,出售长城宽带。疫情期间,与北京联通合作的“沃长宽”和上海电信合作的“翼长宽”业务用户数都实现了增长,崔航说,这体现了民营企业的灵活性。

国信证券通信团队称,鹏博士2020年Q2单季度毛利率达到了24.92%的历史最好水平,上半年廊坊、南京等一系列新项目的启动和建设,印证了公司数据中心轻资产模式初见成效。“作为民营企业,从始至终都是在为了生存。”回顾几次转型,崔航这样评价。

危机之下

鹏博士的危机在2020年爆发,但寻根溯源,早在2017年就已经来临。

鹏博士此前主要业务有互联网接入和数据中心两块业务。互联网接入业务主要为长城宽带,2017年后,因一级运营商响应“提速降费”的要求掀起了价格战,甚至打出了免费牌,使得二级运营商鹏博士在经营上压力骤增,业绩出现明显下滑,鹏博士由2017年7.4亿元净利润直线下滑至2018年的3.77亿元,接近腰斩。

截止2019年,长城宽带在网用户下降到1046万户,较2016年高峰期下降23%。到2020年上半年,长城宽带的净资产为负1.7亿元。在长城宽带经营不善背景下,鹏博士2019年计提大额资产减值,净利润亏损57.5亿元,达到谷底。

2020年的鹏博士还面临债务上的危机。鹏博士有17鹏博债、18鹏博债两只债券在存续期内,总余额20亿元,今年相继将进入回售。

内外部双重压力之下,疫情来袭,全球经济环境不济,国内民营企业债券违约事件频发,也直接影响鹏博士信用评级和融资进度。

卖掉长城宽带,“绝对是一个无奈之举。”今年9月,鹏博士100万元出售长城宽带,崔航告诉记者,对于长城宽带的失利,他们也很心疼,“要是早知道是这样的竞争环境,我把这些年投入的钱分给员工多好”。

长城宽带十余年的历史,鹏博士积累了经验。“从05年到15年这10年,为什么发展的这么好?是因为我们有灵活性,通过创新获得了市场。提速降费其实是我们先行先试的,是市场里最早的倡导者。”

这十多年也有教训。崔航说,比较大的遗憾是,在固网领域有所冒进,“没有真正的意识到移动互联网冲击会这么大,对市场和竞争趋势的判断有所误差”。“实际上对于一个企业来讲,战略方向的选择直接影响顶层设计,非常重要”。

2018年,崔航上任鹏博士总裁,他之前也一直比较看好云计算、大数据等。上任两年时间,他主要精力放在公司转型上,“再不转不行了”。

保卫财富

今年3月,鹏博士发布定增预案,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4.62亿元,将全部用于偿还公司债务。主要是由控股股东关联方参与认购。

6月,鹏博士兑付国内债,美元债展期。“17债、18债、美元债三座大山就这么搬走了,”崔航觉得,鹏博士几乎完成了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比还债更重要的,是公司的未来。鹏博士不再投资新的区域城市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