楼继伟:全球共破局要破解三个难局


由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、中国产经新闻报社、网易财经联合主办的2020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于9月25日在上海举行,本届论坛的主题是《全球共破局》。

全国政协常委外事委员会主任,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在论坛主题演讲环节指出,全球共破局,一是指要破解控制疫情和复苏经济的难局,二是指要破解逆全球化僵局,三是指全球与共,这就难了,需要相当一段时间的折腾,再回到合作共赢。

在谈到破解逆全球化僵局时,楼继伟表示,本轮逆球化的思潮是逐步兴起的,已经有大约10年的过程,开始于欧美,比较典型的是占领华尔街行动,和南欧国家结构性改革的艰难处境。

楼继伟认为,全球化是基于规则的自由贸易,以及跨境投资,是基于规则的各国和企业之间的竞争合作,按照比较优势,产业链、供应链分布到全球,提高全球经济的效率。在给所有国家带来红利的同时也有副作用,比如传统就业机会的转移和收入分配的改变,这种改变有利于大型跨国公司和资本,不利于发达国家中低收入者的就业,收入分配差距扩大。伴随着全球化的是新技术快速演进,特别是信息技术应用,需要有广阔市场的支撑。

楼继伟以智能手机为例进行解释,能化的手机不过有10年的历史,今天手机性能的提升,和应用场景的范围,是10年前难以想象的。技术进步为所有人都带来的好处,副作用也是扩大了收入分配差距。电商平台的兴起,使得不少实体店倒闭,甚至大型购物中心也在倒闭或者转型,不少传统就业岗位流失。收入分配差距的扩大,更多的来自全球化还是来自技术进步,经济学家并没有定论。

以下为演讲实录摘要:

给出的这个题目有点高大上。在逆全球化潮流肆虐的当今,没有全球共破局的基础,可能是一个良好的愿望。我推测,提出破局,一是指要破解控制疫情和复苏经济的难局,二是指要破解逆全球化僵局,三是指全球与共,这就难了,需要相当一段时间的折腾,再回到合作共赢。

所以我把这个题目破解一下,先从第一个指向开始。

经过科学家的初步研判,新冠病毒来自动物,传到人,再人传人,而且病毒的传播,不分阶层、种族、国家,是全球公共卫生危机,并造成全球经济大衰退。既然这样,本来应当全球与共,共破难局。但是现在只好各国根据国情特点,科学施策,控制疫情,复苏经济。中国的做法大家都了解,我仅指出其中的一点,就是全面引入信息数字技术,参与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,效果非常好。这得益于人民的配合,为了公共卫生安全,让渡了个人信息隐私,个人和政府都可以精准防控疫情,推动复工复产。能够这样做,来自儒家文化“舍小我,为大家”和相信政府的传统,中国近代化的先驱孙中山先生的座右铭就是“天下为公”。东亚做的比较好的国家也有类似的文化传统。西方各国怎么做,当然需要根据国情,采取科学化的手段。但民粹化的炒作,转移视线,解决不了任何问题。

既然是全球公共卫生事件,任何国家控制不住疫情,全球人员的交流,货物的流动都会受阻,经济都难全面复苏,因此帮助最薄弱国家也是帮助自己。5月18日习近平主席在世界卫生大会上宣布,“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完成投入使用后,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,为实现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,作出中国贡献”。因此有能力的国家要负担起责任,“天下为公”。其中WHO应当作为纽带和桥梁。

中国是控制疫情和复苏经济最好的国家之一,经济处于V型复苏之中,同时由于全面的融入全球经济,右侧的一划能有多长,还取决于全球经济的复苏。不过大的概率是全年有2%左右的增长。细分到不同的国家和行业,可能是W型复苏。也可能是K型复苏,数字经济行业,处于K的上划,制成品出口和人际服务的行业,处于K的下划。由于各国竞相采取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,经济虽然处于低谷,但是资产价格上涨,金融中心